穗移動加氫站助力新能源車

字號: | |
2021-08-12 13:12:34

  

在不少市民還認為加氫站是新事物時,粵港澳大灣區的移動加氫站已經“上路”試行。在華南最大的高鐵樞紐廣州南站附近,一節集裝箱大小的移動加氫站穩穩地立在水泥地上。拉出加氫槍,便可直接給燃料電動汽車充電,數分鐘后汽車即可充滿起行。在鴻達興業董事長周奕豐看來,這個小小的移動加氫站,體積小、成本低、靈活性強、能與傳統加油站組合使用,可以一次滿足25輛氫能大巴或40輛氫能物流車的加氫需求。“將來很可能會成為粵港澳大灣區加氫站發展的‘先頭部隊’。”

位于廣州圓大廈的生態之舟園區移動加氫站

來到大灣區的廣東城市,你所乘搭的公交車、輕型客車很可能就是氫能電動車。氫能電動車運行起來安靜、平穩,已經被廣州、佛山、中山等城市部分采用為公交車、輕型客車和物流車。記者了解到,截至2020年10月,大灣區城市群累計推廣燃料電池汽車接近2,800輛,累計運營里程超過3,000萬公里。

周奕豐:灣區前景潛力巨大

隨著氫能電動車“跑”起來,加氫站也在不斷建設中。據內地媒體統計,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加氫站已建成超過30座,年加氫能力合計超過8萬噸。據香橙會氫能數據庫統計,截至2021年上半年,內地已有136座加氫站投入運營。從省市分布來看,廣東建成的加氫站數量最多,累計達到35座,遙遙領先于以15座排名第二位的山東。

“這個數字,對大灣區的氫能需求來說,還遠遠不夠。”周奕豐是鴻達興業董事長,其公司擁有70年氯堿、氫氣生產歷史,也是內地首個移動式加氫站的自主研制企業。根據業內經驗,他認為僅大灣區就至少需要建設500個移動式及固定式加氫站才能滿足氫能需求,而目前在大灣區投入運營的僅數十個,市場前景潛質依然很大。

鴻達興業董事長周奕豐

爭取時間差建固定加氫站

在氫能產業鏈中,加氫站是加氫成本中占比最高的部分,約占總配送和零售成本的70%。為此,周奕豐提出開發移動式加氫站和便攜式加氫站的新方向。如今,公司研制的首個移動式加氫站已在廣州試點落地。“移動加氫站建設成本僅為固定加氫站的三分之一,建設周期更短,靈活性強、占地少、組建快,特別適合在市區范圍內建設。”

移動加氫站可以和固定加氫站一起推廣發展


在該公司總部廣州圓大廈的生態之舟園區,記者看到了這款移動加氫站。移動加氫站的側面車廂安有兩把黑色的加氫槍,能直接給停靠的新能源大巴加氫,全程十分安靜。加氫站的管子旁邊還有兩個儲氣壓力表。只要將這節集裝箱箱大小的移動加氫站移動到貨車上,便能迅速“上路”,既可以停在傳統的加油站旁邊,補充加氫,也能獨立停放在不同地區。目前,加氫站主要能為公交車、輕型客車、物流車等多種燃料電池汽車加氫,日加注量為500KG。

鴻達興業研制的移動加氫站正在給大巴加氫

“移動加氫站與固定式加氫站可以組合建設,來逐步擴展市場。移動加氫站建設時間短,在固定加氫站建成前可充當‘先頭部隊’。”周奕豐說,移動加氫站先提供加氫服務,爭取時間差,可讓固定加氫站有足夠時間建設完成、投入使用。到時,移動加氫站還可轉移到其他地方。

工作人員在介紹移動加氫站的加氫槍裝置設備

研推便攜式小型加氫裝置

“除了移動加氫站外,液氫的小型化也有非常好的應用場景。”周奕豐還有一個遠期構想,就是探索研發出便攜式的小型加氫裝置。“就像外出露營帶的便攜燃氣爐一樣,未來可以實現液氫小型化,可在商店、網上零售。人們可以放在車內,待需要用時取出。”

有集裝箱大小的移動加氫站,既可以停在傳統的加油站旁邊,補充加氫,也能獨立停放在不同地區

暢想大灣區氫能發展前景的不僅僅是企業,廣東省政府近期出臺氫能產業相關規劃建設,結合現有產業基礎,著力推進氫能產業鏈培育工程,力爭五年內打造一條大灣區“氫”走廊,這意味著廣東氫能產業有望在五年內走向成熟。截至目前,圍繞著氫能產業鏈上下游,廣東共匯集了超過300家相關企業,主要集聚在佛山、廣州、深圳、中山等城市。

港寸土尺金更適合推廣

在粵港澳大灣區氫能產業發展中,香港、澳門地位亦舉足輕重。周奕豐表示,香港是一個高度國際化的地區,現時已經擁有不少進口的氫能車,同時擁有進口氫能裝備的優勢,在氫能領域有很大的發展空間。他透露,此前已經到過香港考察,希望未來可以在香港找到合適的合作伙伴。

“別看香港面積小,寸土尺金,其實也是生產、儲存氫的黃金地段。因為香港有很多海島,利用太陽能和風能制氫的條件充裕。”周奕豐認為,新式的移動加氫站會更適合土地資源稀缺的香港,因為移動加氫站外表和集裝箱相差無幾,一落地就能加氫,可以滿足香港現時的進口氫能車和氫能設施需求。


倡加強交流 實現成果轉化

有氫能產業業內專家亦指出,香港氫能研究基礎雄厚,在氫能產業關鍵零部件研發最大的優勢是材料領域的支撐。比如香港科大、城大在氫能材料方面的科研優勢十分突出,在一些核心零部件的研發和生產上,將發揮巨大作用。不過,目前廣深與港澳缺乏長效的氫能科技創新聯動機制。

該業內人士指出,港澳科技創新成果需要技術應用與工程化驗證的環境,通過加強粵港澳大灣區各地高等科研院所、產業鏈優勢企業等跨區域技術交流和項目合作,將港澳人才的科研成果在大灣區腹地實現成果轉化。“如此,整個粵港澳大灣區在氫能產業的成就將不可估量。”

據了解,目前香港科技大學、香港城市大學、澳門大學都與灣區其他企業簽訂戰略合作協議,開展氫能方面的產學研合作。不少廣東氫能產業企業也期望攜手與香港合作方開拓大灣區市場。

內地加氫站建設標準比外國嚴格

對于新能源的應用,安全是公眾關心的首要問題。鴻達興業董事長周奕豐告訴記者,氫氣相對安全,原因是它是自然界最小的分子,也是密度最輕的氣體。“分子小代表了它的擴散能力最強,無論何種原因引起的泄漏,氫氣都比其他任何燃料消散得快,大大降低了危險等級。密度最輕會讓泄漏的氫氣迅速向上擴散,即使燒起來,火焰也是筆直向上,減少了對人的傷害。”

“內地加氫站建設標準較國外更加嚴格。”記者從行內人士了解到,早在2017年,國家質檢總局、國家標準委聯合發布公告批準425項國家標準,其中包含8項氫能標準,涉及加氫站、儲氫等領域,安全性在所有標準中都占據重要地位。

同時,加氫站在建設時已有嚴格的安全設計規范,選址、平面布置、加氫工藝及設施、公用工程及輔助設施、消防設施、預警設施等方面綜合設計均能達到本質安全的目標,并設置火焰檢測探頭和可燃氣體泄漏報警探測器,一旦接收到火焰或可燃氣體濃度超限,會立即報警并關閉所有緊急切斷閥,實現安全操作。

目前對于氫氣的安全風險防控有三個原則,首先是保證儲氫的壓力容器穩定可靠,防止氫氣泄漏;其次是部署靈敏可靠的氫氣濃度傳感器和火焰檢測報警系統,以便泄漏后及時發現;最后,由于金屬材料在氫氣氣氛中,達到一定壓力會發生氫脆,隨即引發泄漏的事故,因此可根據運氫設備的壓力分布和氫氣濃度,選擇合適的材料,防止氫脆的發生。(文章轉載自《文匯報》)

責任編輯:admin
分享到:
日本 丝袜 av 系列